保护文化遗产 寻找民间记忆——记兰州大学文化行者赴榆林窟考察活动

时间:2014年08月18日信息来源:文化行者 点击: 【字体:

 无论人们以前曾有过多么辉煌的文明,都无一例外地将被历史的尘埃所湮没。人类在不断地创造着文明,文明却无法永生。这是永恒的法则。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某个途径去寻找这些文明的踪迹,这个途径亦或是博物馆,亦或是文化遗址,还有存留在人们心中永恒的记忆。

保护文化遗产 寻找民间记忆
    灼阳杲杲,羌笛悠悠,长风猎猎,驼铃声声,西北的大漠沙海荡漾,古意苍苍。漠风吹过,似乎还听得见鼓角连营、战车列列,似乎还嗅得到残剑锈矢、铜钱铁币。烽燧散布,土墩半坍,沙海荒岛,古木荒草,敦煌石窟群的飞天舞带当风,天衣流转,留在人间的神女把这千年的苦难和哀伤沉淀成珠玉珍藏在窟壁。这里是榆林窟,这里有满壁生风的飞天,这里有帙卷浩渺的经典,这里有佛千年不枯的笑容,这里还有和西北的胡杨一样千年不倒的守护者。
    2014年7月25——26日,兰州大学文化行者赴瓜州暑期社会实践团,“佛愿——丝路佛像石窟供养计划(以酒泉市瓜州县为例)”项目组成员开始了此次田野考察重要的一站——榆林窟。以榆林窟为代表的瓜州石窟艺术,是敦煌艺术体系之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古代石窟艺术体系亦占有重要地位。西夏诸窟精湛的佛教壁画艺术,以及大规模供养人画像和西夏文题记,是中国古代文化灿若星河的历史中极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一个世纪以来,即使当值日军侵华民族危难的艰苦时期,夏鼐、向达等各位仁人志士仍置个人安危于不顾,不远万里艰辛调查,做出精辟论述,为后世留下宝贵的考察资料。兰州大学文化行者此行考察旨在用大学生自己的眼睛观察石窟之美,记录佛像壁画生存保护现状。在兰州大学魏文斌教授的指导下,以及敦煌研究院王旭东院长、榆林窟研究所宋所长、杨所长、瓜州县文物局李宏伟局长等专家学者的支持和帮助下,团队在两天的考察时间里,细致考察学习了第2、3、5、6、10、11、12、13、14、15、16、39号石窟,这涵括上至初唐下至清朝的石窟造像艺术。
    队长章钊铭表示,“虽然大家徒步往返十公里从蘑菇台到榆林窟,但是认真学到东西的感觉很棒。”团队也有队员表示,此行深刻地体会到了兰登·华尔纳亲临中国考察之后的感叹——“神佛们是那样高深莫测,使我第一次意识到,为什么我会远涉重洋,横渡亚美,来弄清楚他们的存在。这非凡的美已让我无法带着批判的眼光研究。我并非佛教徒,但我经受了佛教的洗礼。”文化行者团队最后将形成专业的考察报告,向公众展示石窟存留状况,并积极联系公益基金会、发动热心公益文化保护之士,努力建立专项专款,为以榆林窟为代表的瓜州石窟群的保护尽己之力。
在石窟考察之余,在7月27日,团队有幸采访到了蘑菇台红西路军安西战役纪念馆工作的胡林庭老先生。胡老先生的姥爷郭元亨先生曾是榆林窟最后一代住持,郭老自1926年在榆林窟出家到1976年逝世,保护榆林窟和象牙造像长达半个世纪,即使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马步康军为了抢夺象牙造像将他致残,他也从未离开过洞窟。建国后,郭老曾任甘肃省政协委员,也曾被接到北京居住,但又因热爱这片土地回到安西。胡老先生向大家动情地讲述了记忆里的姥爷、以及象牙造像的历史缘起以及他自己看护象牙造像复制品的故事。胡老先生已有七十四高龄,但依然精神抖擞、目光如炬,瓜州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如数家珍,可谓是是瓜州的活文书。
    新近,由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项目顺利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甘肃境内包括玉门关遗址、悬泉置遗址、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和锁阳城遗址在内的五处。此次文化行者佛愿团队也将赶赴相关其他遗址周边领略文化遗产的非凡之美,考察博大精深的丝路佛教文化,并走访文物修复专家艺人,寻找存留的民间历史记忆。金石书卷、笔墨丹青、当风舞带,漫漫戈壁见证了中华文化千年时光的对话和碰撞,千年后的文化行者依旧怀揣着保护文化的梦想,传承着玄奘法师卓绝严谨的研究态度,在石窟寺考古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文字/赵飞宇 摄影/丁慧)
文章热词:

快捷通道